叫花子宰相傳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
  • 来源:男生猛吃亲女生肌肌_男生女生做的污事_男生女生做污事

清朝康熙年間,安徽桐城出瞭一位才子叫方苞。方苞從小天資聰穎,四歲能作對聯,五歲能誦章句,七歲能讀《史記》,十歲開始,經書古文都能背誦如流。一天,方苞在野外玩耍,當時正是鄉村五月農忙時節,男女老少在田野拔秧、插秧。田頭一個拔秧的老農一邊用稻草捆秧,一邊隨口念道:

“稻草紮秧父抱子。”

方苞聽瞭老農的話,皺著眉頭站站在老漢面前不走瞭。老農見是一小孩站在這裡,又把剛才的話念瞭一遍,笑著問方苞:“這位後生,你能對出下聯嗎?”方苞認真尋思2對2交換,自言自語地說:稻草,父也;秧苗,子也。他舉目四望,見不遠處的竹林裡,幾個村姑正把竹筍投入竹籃裡,他眉毛一揚,高聲對道:

“竹籃裝筍母懷兒。”

老農驚喜不已,直誇方苞真是個“神童。”從此,方苞的江南才子名聲慢慢地傳開瞭。

方苞16歲時,隨父親到安慶參加科舉考試,在歲試中名列第一。24歲來到京城,入國子監,以文會友,名聲大振,被稱為“江南第一才子。”大學士李光地稱贊方苞文章是“韓歐復出,北宋後無此作也。”方苞32歲考取江南鄉試第一名。康熙四十五年(1706)考取進士第四名。

方苞雖然年少得志,但後來的命運就不怎麼樣瞭。考中進士後,他因為母病回鄉而沒有參加殿黃色影視 試,以後就一直走下坡路,連續考瞭五次都名落孫山、鎩羽而歸。

方傢祖祖輩輩在明朝為官,是江南的名門世傢。如今方苞混得一文不名,他早就對大清朝窩著一肚皮的火。便與當時的反清名士李恕、戴明世等常相往來,詩酒相酬。他的同鄉與老朋友戴名世寫瞭《南山集》,收集瞭大量南明逸聞,方苞看後非常欣賞,還親自為《南山集》寫瞭序言,從此留下瞭禍根。

這天,康熙皇帝招幾個大臣議事,禦史趙申喬拿出江南才子方苞的一篇足交視頻文章給皇帝看,康熙直誇方苞文思泉湧,疏朗飄逸。趙申喬奸笑著說:“聖上當斜目而視!”由於古時的文章都是豎著讀的,康熙又歪著頭橫著看瞭半天,還是沒有看出有什麼蹊蹺。趙申喬上前指點,他橫七豎八地在字裡行間挑出瞭十個字:

奪朱非正色,異種也稱王

康熙不知詩句來由,趙申喬又進一步挑撥說,這句詩出自戴明世《南山集》裡的一首詠黑牡丹詩,朱色是紅色,指的是朱明王朝。詩中把滿清奪瞭大明的江山,說是“奪朱非正色”,又把滿族人統一中國稱做是“異種也稱王。”

康熙聞言大怒,當即下令把戴明世、方苞一幹人押解進京,戴明世被判腰斬,方苞也被判死罪打入死牢。

方苞被打入刑部死牢一關就是兩年,等死卻死不瞭。原來,清朝重臣李光地極力保護方苞,在皇帝面前說盡量方苞的好話。康熙也感到“方苞學問天下莫不聞”,他法外開恩,赦免方苞無罪,還封他為上書房行走。能到上書房裡辦差,在老百姓眼裡可是相當於宰相的官哪!

皇帝對方苞的格外恩寵,方苞一概不知。咋啦?原來,陷害戴明世、方苞的趙申喬也遭瞭報應,他的兒子也犯瞭事。這小子收受賄賂,徇私枉法,公然為死刑犯開脫。他找人冒名頂罪去替死,真兇卻逍遙法外。這在當時被稱為“宰白鴨”。案發後趙申喬的兒子被處死,許多無辜的“白鴨”都被放瞭出來。刑部的官員糊裡糊塗,把已經免罪升官的方苞也作為“白鴨”給放走瞭。

方苞還以為自己僥幸揀瞭一條命,潛出京城,落荒而逃。這時,他已經無傢可歸,無處安身,隻好隱名埋姓,流落天涯。他一路乞討,餐風露宿,受盡瞭千辛萬苦,偷偷回到瞭江南。方苞走後,康熙夜夢賢臣,想起瞭方苞,他微服私訪,也來到江南尋找方苞。

話說方苞流落到運河邊的駱馬湖鎮上,天降大雨,無處存身,就在一傢大戶人傢的門洞裡安身躲雨。雨下個不停,他兩天沒有吃東西,肚子餓得咕咕叫,傢院看他可憐,就端來一碗米粥讓他喝。

方苞喝完米粥後,央求這傢主人收留他當個傢庭私塾先生什麼的,不要工錢,隻圖混一口飯吃。這傢人恰好正需要一個傢庭教師,女主人就喚方苞入內,但她看見方苞頭發胡須老長,穿的破破爛爛、拉裡邋遢,就皺起瞭眉頭。說自己傢是什麼樣人傢?親傢翁是當朝禦史,自己傢是江南望族,找個叫花子來當先生,豈不讓別人笑掉大牙!

這傢的太太存心取笑方苞說,敢問先生高姓大名?方苞隨口答道,在下名叫“萬一。”他是把“方”字拆開來胡亂給自己起瞭個新名字。

太太隨手拔下身上的縫衣針在方苞面前晃晃,故意奚落方苞說,萬先生就用我這根針為題,作一首詩讓我聽聽。

方苞知道這女人是在嘲弄自己,他窩著一肚皮的火,不假思索,隨口就是一首詩:

小小鋼針賽如銀,

一天到晚手中存;

眼睛長到屁股上,

隻認衣服不認人!

女主人一聽大吃一驚,她沒有聽出先生是在罵自己,隻感到這個叫花子雖然貌不驚人,但是才思敏捷,出口成章,學問好生瞭得!自己當即做主,留下方苞當瞭小兒子的教書先生。

原來這傢的主人不是別人,正是陷害方苞的禦史趙申喬的親傢翁、告老還鄉的京官林大人。林大人看到自己的頑皮小兒在“萬先生”的教育下,日有長進,也對方苞另眼看待。方苞後來雖然知道林大人是仇人趙申喬的親戚,但他想到林大人與自己無怨無仇,所以也不計較什麼,教育學生盡心盡力。慢慢的,方苞臉色紅潤瞭,衣服光鮮瞭,完全沒有瞭往日叫花子的形象。由於他學識淵博,溫文儒雅,漸漸地成瞭駱馬湖鎮上的名人。前來請教的、索求字畫墨寶的人絡繹不絕。